恶犬番外 一人称凌李

下班之前我发微信跟凌大夫说,想吃下午茶。

出乎意料地,凌大夫很快回复了我:吃。

……都快下班了喂!吃啥下午茶!我咋吃!

反正也是等下班,我闲得无聊跟他胡侃:“想吃万达四楼那家回转寿司的焦糖三文鱼,是真的好吃。”

凌大夫那边显示正在输入,输了老半天发来一句:“……那算是下午茶吗?”

管它算不算呢我就想吃。

我回:“算。”

凌大夫那边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今天凌大夫来接我下班。
我胳膊还没好呢,方儿不来接我,换凌大夫的班。

我站楼底下等,老远看见凌大夫骚里骚气的长风衣迎风飘扬,脸上带着他标志性的闷骚表情。我抬起胳膊挥了挥手,喊:“凌院!”

凌大夫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垮了下去。

哈哈哈。
凌大夫虽然看起来很冷静,但每次我叫他“凌远”他都莫名其妙贼开心,就是那种不显山不露水的开心,我都不知道他自个儿在那乐些啥。

反之,被叫“凌院”的时候他就会非常不开心,那种表面上看不出来,但实际上我都能看见他尾巴已经拖地上了的那种不开心。
好笑死了。

而且他还不知道我已经发现这个小秘密了。
太好笑啦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
凌大夫莫名其妙地看着我。

“没。”我收起笑,严肃正经地跟着他上了车。

凌大夫又看了我一眼,然后清了清嗓,长胳膊往后一捞把车后座上的包抱到怀里:“猜这是什么。”

?!
天啊小远你太好了!!!我以后再也不叫你凌院了!!!我就知道你个闷骚的同志一定会为我准备小惊喜的!!呜呜呜焦糖三文鱼!肯定是焦糖三文鱼!!!

我一把扯开背包拉链,看到包里的东西后,面无表情地打开车门,把包整个扔了出去。

我冷漠地坐在车里,看着凌大夫一个闪现到车外,屁滚尿流地追着咕噜咕噜滚向远方的头骨跑出二里地。

谁家会在背包里藏一个人类头骨还一脸神秘地跟朋友炫耀猜猜这是什么啊!!!!

过分。



结果,凌大夫还是请我吃了回转寿司。
🍣。

我还是生气,冷着脸往店里一坐,转头叫来服务生:“您好先给我来18盘焦糖……”

凌大夫一把把我脑袋摁桌子上,淡淡地跟服务生解释:“两盘焦糖三文鱼。”

我脸贴着桌面:“18。”

凌大夫顿了顿:“8盘。”

8盘就8盘。看不起谁啊!
过分。

我年轻的时候一个人可以吃垮一家寿司店!
吹牛逼的时候。

凌大夫又点了一点吃的,我没管他,反正我的爱只有焦糖三文鱼。

凌大夫也不管我,自顾自地看着面前的餐盘,陷入了沉思。
我知道,大夫嘛,洁癖犯了,想端着盘子自己刷一刷。

我好冷漠的:“不准刷。”

凌大夫抬起脸,静静地看着我。

“包里揣着人类头骨的人没有资格刷盘子。”

凌大夫就笑了,说我怎么这么记仇。

????朋友这是记仇的关系吗?你再好好想想这是怪我记不记仇吗???

还有现在你洁癖犯了,刚才一把把我脸摁桌子上的时候咋那么利落呢???

过分!



焦糖三文鱼上来了,不屑于跟这种大夫吵架。

这家的焦糖三文鱼是真的好吃!
我连吃三盘,悄悄用余光打量凌大夫。

凌大夫又犹豫了一下,最后没有刷餐具(这一句高亮)吃了一口焦糖三文鱼。

愣住了。

他呆了一下,轻轻说:“好好吃……”

哈哈哈!是吧!我李某人的东西!还没有女人能说不!

我冲他露出一个“早跟你说什么了”的表情,扭头大吼:“给我来18盘焦糖三文鱼!”

这次凌大夫没(来得及)拦住我。




回家的时候我开的车。

因为凌大夫吃吐了。

可怜见儿的。

评论(32)
热度(228)

大队长

©大队长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