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方版】

杜见锋第一次见方孟韦的时候,发自内心的说了一句话:

“你们方家人都这么娘炮吗?”

当然,这个世界上敢说方孟韦娘炮的,大概就他一个。当时方孟韦家里出了点变故,逞能躲到角落里偷偷抹眼泪,让翻墙逃课的杜见锋看到了。

事实上,杜见锋说出这句话,也就后悔了。他看着眼前这个小男生,眼圈红红的,皮肤白白的,脾气倔倔的……

然后就,动心了呗。

那时候还小,杜见锋只说要罩着他。等他们都长大,男孩儿的轮廓愈发硬朗,有些事情都成了秘而不发的心照不宣,藏匿在每一次对视、每一场吵架,以及每一个月黑风高里。

杜见锋做得第一道汤,是一碗蓝色的,有颗粒物漂浮的水。杜见锋拍着胸脯保证,包治百病。方孟韦正发烧,连续几天神婆都请来了,就是不好转。看杜见锋一脸期待的样子,方孟韦舍不得泼他冷水,硬生生地,特爷们儿地,把它灌进了喉咙。

然后顽强地活了下来。

 

 

后来的战争让杜见锋率先扛起了枪,他们的联络全靠书信。再后来前线吃紧,书信断了一月,再见面时,方孟韦也背起枪。

杜见锋虽着急,但两人卫国的心境别无二致,多说也无用。更何况他是旅长,没空整天与方孟韦联系。

联络又断了。但知道他就在身边,还是让各自安心不少。

 

杜见锋再次听到方孟韦的消息,是他负伤的时候。

听他战友说,当时瞳孔都散了,脸色跟将死之人没什么两样。鲜血一波一波地往外涌,全凭一口气吊着。方家有点关系,保证了前线的医疗,这才能见到杜见锋。

杜见锋听战友转述的时候,平日里铁硬的心肠就像是被狠狠敲在石头上,一下一下,疼到四肢百骸。他从来没这么狼狈过,顶着漫天乱窜的子弹跑到了方孟韦的帐篷,看着平躺在简易支架上不能起身的人,眼泪就这么落了下来。

他哭得毫无旅长形象。方孟韦看见他,说,你们二〇一旅都这么娘炮吗?

“跑这么靠前,你他妈是想吓死老子!”

方孟韦脸色还发白,抿嘴一笑,伸手捏了捏杜见锋的耳垂。


他说,我喝了你的汤,现在除了你,没有任何东西能杀死我了。



--------------------------



第一次发段子既没黑杜见锋也没黑方孟敖,觉得自己正散发着圣洁的光芒……


评论(36)
热度(239)

大队长

©大队长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