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方】慷慨的自私(1)

*食用须知:现代AU,破镜重圆梗。

*maybe比较长,如果我,一个不爱写大纲星人坑了这篇,就假装什么也没发生。

*BGM:关键词




(1)我还是很喜欢你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等了多年故人的老城门,茕茕独立。”

方孟韦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坐立不安了一个小时。他上蹿下跳地从厨房跑到卧室,双开门大冰箱被他开开合合地折腾了几十次,播放列表里的苦情歌都被轮了一遍,最终打开电脑准备刷点微博冷静一下。

然后就看到了这句话,我还是很喜欢你。

方孟韦好像一下子被点住了筋脉,又好像心底那些小秘密全部被窥探干净。他深深呼出一口浊气,认命般的冷静下来,起身去衣柜里翻那个被他扔进去的手机。

他一个字一个字的斟酌,一点一点地回忆曾经跟他用过的语气,磨磨唧唧了十多分钟,发出了一条五个字的短信。

【好,老地方见。】

他把手机重新扔进衣柜,开始考虑赴约该穿的衣服。

 

手机在衣柜里闪光。上面显示着两条短信,

【孟韦,我是杜见峰。你还在东平吗?我刚回来,能不能见一面?也不知道你有没有换联系方式,权当碰运气了。】这条发于一个半小时前。

【好,半小时后见面,可以吗?】

这条刚刚送达。

 

 

方孟韦盘腿坐在衣柜前考虑了十多分钟,最终决定穿休闲一点的针织开衫。他隐约记得谢木兰说自己穿这套很好看,黑裤子,白上衣,灰色针织外套,干净一点总不会错。再者说,休闲嘛,人看起来精神,又不刻意。

但是他忘了,尽管立了秋,这也还是夏末。旁边小姑娘还在肆意地展示着漂亮的大腿,方孟韦穿着毛衣外套顶着大太阳走了几分钟,终于忍无可忍,跑回家换衣服。

方孟韦突然觉得,他现在就像要上轿的大姑娘,恨不得把全家的首饰一股脑插在头上。

他拿起一件白t,认命般的想,算啦,T恤嘛,简约大气呢。

 

 

 

“老地方”是他们高中时总去的咖啡厅。六年前还只是个小铺子,近几年店主财大气粗地往里砸钱,三两下给扩张成了一个两层楼的正经咖啡厅。老板是讲究人,店里每一个角落都很大气,但仔细一听,就会听见所有的装饰品都在喊,“老子真他妈贵!”

毕竟现在的咖啡厅,主要是卖个好环境。

而杜见锋,是他的前男友。想到这个词的时候他恍惚了一下,好像一转身就是学校的白瓷砖墙壁,一回头就是杜见峰咧出整整齐齐八颗大白牙,笑着看他。耳边的嘈杂声是隔壁班历史课传出来的,文科生哇啦哇啦的背诵给了他俩很好的掩护。

六年了。

 

方孟韦不知道在店门口站了多久,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店里的侍应生都在隔着玻璃打量他。他有点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头,下意识回头张望了一下。

这一回头,方孟韦又定在了原地。

他似乎是瘦了,也黑了一点。反正身体是拔高了,鼻梁也更加硬挺了。头发剪短了,整个人看起来就像……就像……

方孟韦在心里艰难地措辞,他就像他该有的样子。

他说,“好久不见。”

杜见锋讷讷点头道,“……好久不见。”

 

 

杜见锋站在他身后,愣愣地看着他,也不知道看了多久。方孟韦回过神来,把注意力从他的脸上移开,有点儿惊讶地看着杜见锋身上整齐的西装领带白衬衣。

再低头看看自个儿身上的白t恤牛仔裤。

方孟韦艰难地把嘴角弯起来,“怎么穿得这么正式?”

杜见锋脸上闪过一丝失落,他支吾了一下,“刚刚……有个重要的会议。没来得及换下来。”

“是吗,这么忙啊。”方孟韦不动声色,“进去聊?”

 

两人都不是爱喝咖啡的,拿着菜单皱着眉头看了半响,最终一起抬头看向侍应生,“麻烦推荐一下吧。”

方孟韦愣了一下,杜见锋显然也没想到他们还这么有“默契”。杜见锋咧嘴一笑,随便指了指菜单某个角落,“那就这个吧,老……我说了算。”

方孟韦忍不住笑了笑,“你怎么顺口怎么来。”

侍应生收起菜单,去给他们准备饮品。方孟韦的眼神划过杜见锋脸上的棱角,他的稚气褪得一干二净,若不仔细看,根本瞧不出他是干得出高中那些傻逼事儿的人。

方孟韦挑起话题,“时间过得真快啊,这都六年了。”

“嗯,”杜见锋认真地点点头,“一个五年计划都完成了。”

方孟韦:“……”

……一如既往地会接话。

 

侍应生把咖啡壶摆在他们面前,又挨个儿倒好咖啡才离开。咖啡厅里放着一首情歌,不急不缓地唱着什么“落叶的位置”。杜见锋换歌的空隙时问,“你还好吗?”

“挺好的,在警察局。”方孟韦往杯子里倒了两包砂糖,拿着小勺子细细地搅拌融化,“你呢?”

“就那样,在部队。”杜见锋没有喝,一脸欲言又止。方孟韦安静地等着他开口,酒精灯在安静的咖啡厅里发出小小的“哔啵”声。

方孟韦有点享受这种安静。空气在他们中间缓缓地流动,他们谁也没有提过往,谁也没有要叙旧,却有怀旧的感情在悄悄生长。方孟韦胡乱猜测着杜见锋会说的话,脑袋里却响起了高中班主任的声音,“不定代词是指在句中主语后……杜见锋!你给我站起来!上我的课还敢睡觉!”

方孟韦回过神来,却看到杜见锋紧张地看着他。他赶紧放下手中的咖啡杯,不好意思道,“对不起……你刚才说?”

杜见锋抿了抿嘴,“我刚才说,老子想你了。”

 

轰。

方孟韦脑袋里的班主任突然不骂杜见锋了,她踩着三厘米的高跟鞋,咯嗒咯嗒地走到走廊里,镇定自若地炸了一个核弹。

等了故人许多年的老城门,被班主任一个核弹给炸没了。

 

方孟韦说:“啊?”

杜见锋懊恼地扯了扯领带,“就是…就是几年没见了……”

两个人很有默契地把这个话题扯开了。方孟韦说起校门口的那只老狗,牙都掉了,看到他还是会凶神恶煞地叫。杜见锋哈哈大笑,引得咖啡厅里一半儿的小姑娘都往这边看。说到兴奋的地方,杜见锋直接把领带扯下来扔到旁边椅子上,看起来特别傻逼地说,

“西装真他娘费劲儿。”

方孟韦又往杯子里加了几包糖,笑眯眯地看着他。

我还是很喜欢你。

 

 

 

立秋后天黑的越来越快,还没到六点,天就擦黑了。杜见锋一手拿着领带,一手推开了玻璃门,等方孟韦走出来后与他道别。

“刚调回来,晚上部队还有点事儿,要不然咱俩可以一起去吃火锅。”

“没事儿,你去忙吧。”方孟韦跟他拥抱,礼节性地在他背上拍了拍,“怎么去?”

“就在附近,走着就到了。”杜见锋跟他挥了挥手,“那老子走了。”

路灯适时地亮了起来。杜见锋踏着灯光,一步踩碎一片光影,大步流星地远离方孟韦。

他无数次的拥抱过杜见锋。胸膛紧贴着胸膛,心跳互相震动着对方。现在他们只是礼节性地拥抱,手掌轻轻拍在对方后背,连想念都要轻描淡写一笔带过——

方孟韦想,他为什么会突然联系自己呢?就为了说一句“老子想你了”?

他也看过无数次杜见锋的背影。他脑袋里突然响起了滴滴答答地声音,都怪该死的怀旧,方孟韦在心里默默地骂,都怪该死的怀旧让他想起了六年前的一切,隔壁班嘈杂的背书声,走廊里滴滴答答的钟表走字声,还有杜见锋,他就在几米开外的地方一步步远离自己……

别走,别走。

方孟韦一切的镇定自若嬉笑打骂都在杜见锋的背影里土崩瓦解,像老城门上的旧墙皮一块块剥落。他崩溃地喊,“杜见锋——”

 

杜见锋惊诧回头,方孟韦全然没了见面时游刃有余的样子,他站在两个路灯中间的阴影里,看不清表情。

他声音里染上了哭腔,“杜见锋,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杜见锋……”

 

六年前的话,如今才说出口。方孟韦放肆哭喊,把藏了六年的感情,委屈、难过、愧疚,都丢弃在阴影里。

 

曾经快要泛滥的感情,如今只剩下六个字,对不起,以及他的名字。

 

 

-tbc……吧-

 


我,他妈,怎么又,开了坑(陷入沉思.jpg

如果我坑了,一切责任都是甜米的(。

评论(111)
热度(376)

大队长

©大队长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