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方】慷慨的自私(3)

前2走一个帅气的蹿天猴



(3)北方有佳人

 

 

实习生抱着一摞文件夹,风风火火的在局里跑过来跑过去。这月的总结出奇的多,她得挨个下发,嘱咐着按时完成。名副其实的领着实习生的工资,干着保姆的活儿。

实习生第一遍跑过茶水间的时候,方孟韦好像在接水;第二遍跑过茶水间的时候,方孟韦好像在接水;第三遍跑过去的时候,实习生百忙之中抽空跟方孟韦打了个招呼。

“方局,方局?”

方孟韦一个激灵回了魂,这才发现杯子里的水早就溢出来了。他赶紧关了饮水机,感激地冲实习生点点头。

实习生笑了笑,语重心长嘱咐道:“年轻人不要总熬夜,方局,要不您先去办公室休息一下?”

语气殷切得像是高中班主任,方孟韦嘴里那句“我比你大”愣是没说出口,只好挫败地拿着杯子回了办公室。

 

方孟韦靠着老板椅发呆。

自从昨天一个冲动把道歉说出口,他倒是有点不好意思联系杜见锋了。都二十好几的大小伙儿了,大马路上又哭又闹的,也就当时觉得无所谓,事后一回想……方孟韦简直想掐死自己。

杜见锋会怎么看自己呢?觉得自己仍然没长大,还是觉得自己太小心眼儿?该不会觉得认识这种人太丢人,直接绝交了吧……方孟韦双手捂脸,发出一声哀叹。

“方儿,怎么的啦?”跟方孟韦分享一间办公室的还有一个处长,叫彭凯,年龄跟他相近,平时聊得也多。他听见方孟韦哀嚎,俩腿一蹬地,坐着老板椅滑到方孟韦跟前,“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

方孟韦斜了他一眼,有气无力道:“每个月都有的那么三十几天。”

“嗨,你这么认真干嘛,”彭凯见他不说,一蹬地又蹿回自个儿桌子后面,“我看你报告不是写完了吗,提前走呗,反正还有十多分钟。”

方孟韦一个五好青年原本想拒绝,又被杜见锋的事儿烦的心不在焉,索性抓起手机,跑了。

 

 

 

没想到一出警局门,就碰到一熟人。

方孟韦再三确认,走到花坛边,拍了拍坐在马路边儿上的那个大美女肩膀,惊讶道,

“北佳姐?”

杜北佳抬头,虽然脸上妆都哭花了,仍然看得出气质非凡。她没什么好气,“滚蛋,我现在没心情听你搭讪。”

方孟韦哭笑不得,“北佳姐,我是方孟韦啊。”

“孟韦?”杜北佳停止流泪,眯眼打量了一下,“还真是孟韦!姐姐刚才把隐形眼镜哭出来了,没认出你来。”

方孟韦一屁股坐在杜北佳旁边,想从包里翻出纸巾来给她擦擦泪。无奈他压根没有带纸巾的习惯,只能把自个儿半只胳膊递过去。

杜北佳也没跟他客气,扯过袖子来就往脸上招呼,“孟韦,姐姐被劈腿了。”

“啊?”方孟韦没想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还能被劈腿,呆了一下,“谁那么不长眼啊?”

这么一问,又把杜北佳给问哭了。她一把搂过方孟韦肩膀,开始嚎啕大哭。真的是嚎啕,嗓门大的快把方孟韦震聋了。

方孟韦一下一下拍着她的背,安慰道,“别哭了啊北佳姐,你这么好看,脾气又……行吧虽然脾气差点事儿但脾气不重要……哎呀姐姐你别哭了……”

杜北佳哭得更大声了。

 

 

杜见锋心情挺好。

他刚刚忙完连队里的事儿,请了假回家看看。从南方调到东平,差点把他跟辅导员给累脱发。辅导员脱发倒没什么,有老婆有孩子的,不在乎这几根头发。我就不一样了,杜见锋暗自想,老子还没见自个儿前任小情人呢。

杜见锋开车往家走,正好被堵在一个红绿灯路口。堵在他旁边的那辆越野上坐着一对小情侣,杜见锋多看了两眼,莫名其妙想到方孟韦。

昨天方孟韦嗓子里染上哭腔的时候,杜见锋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他实在没想到方孟韦还会如此介意高中的事,总以为自己把事情解决得很好,护了方孟韦一个周全,哪知道会让他愧疚这么久。

“嘀——”

后面的车摁喇叭催他,杜见锋才发现已经绿灯了。他轰着油门,想,至少那说明方孟韦心里还有老子吧。

杜见锋哼起歌,猛得一打方向盘,往警察局开去。

 

等到了警察局,杜见锋就哼不出歌来了。

他看见方孟韦抱着个姑娘。

杜见锋把车停在路边,刚才还跟打了鸡血一样,现在他都能听到血管里咯嚓咯嚓结冰的声音。

到底人算不如天算。方孟韦愧疚归愧疚,万一对自己只剩下愧疚,没有喜欢了,他杜见锋还能怎么办,再申请调回南方吗?

这个姑娘看起来还挺漂亮,就是把脑袋埋在方孟韦颈窝,看不清面容。也是,方孟韦那么好看,找的女朋友肯定也难看不了。

杜见锋下了车,八月的天里手脚冰凉,一步步走向方孟韦。

方孟韦看见他眼前一亮,又想起什么似的,尴尬地扯了扯嘴角。

杜见锋嗓子发紧,清了清喉咙,问,“这……这是你,女朋友?”

方孟韦还没说什么,“女朋友”转身冲着他狗头就是一手刀:

“你个小没良心的,老娘是你姐姐!”

 

 

 

杜见锋他妈去的早,多亏了杜北佳,要不他感受不到男女混合双打的滋味。杜北佳虚长他五岁,身材高挑匀称,脾气大方火爆,三十出头的大姑娘了,跟二十多岁的小女孩儿看不出差别。在杜见锋身高还没长开,嫩得跟青豆芽儿一般的岁月里,杜北佳以走南闯北多年的女侠气势,硬生生把杜见锋学校里几个流氓揍得满地找牙。

以至于小流氓第二天去给他道歉的时候,说的都是“对不起,杜见fong”。

自高中与杜见锋断了联系,方孟韦所有关于他的消息,都是从杜北佳那里打听来的。杜北佳也乐得多一个乖巧懂事的弟弟,六年里零零散散地保持着联系。

 

方孟韦在副驾驶里扭过身子,冲后座的杜北佳道,“北佳姐,要不我先去给你买点冰敷眼睛,哭成这样,明天肿了就不好见人了。”

杜北佳依旧眼泪汪汪:“哎呀孟韦真贴心,哪像杜见锋,自己姐姐都认不出来……”

杜见锋不自在地咳了一声,心说,要不是你抱着方孟韦,我能认不出来吗。

“行了杜北佳!还是广告公司那个男的吗?老子帮你揍一顿不就行了!”

“揍人用着你动手了?我就是气不过!我哪里不好?我哪里配不上他?孟韦你说是不是?”

突然被提到的方孟韦卡了壳,“嗯”了一会儿,赶紧说,“北佳姐哪里都好。”

“就是呀!”杜北佳气鼓鼓地擤了擤鼻子。

方孟韦赶紧把车前座的纸巾盒递过去,杜见锋用余光打量他,想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开口,最后把矛头对准了杜北佳,

“孟韦的袖子是你弄脏的吧杜北佳?”

方孟韦这才低头看自己的袖子,又是眼泪又是粉底,黑乎乎的一小片好像还是睫毛膏。他不自在地把胳膊藏了藏,“没事啦……”

“哎?”杜北佳把脑袋伸到前座,“真不好意思……姐姐请你吃饭吧?”

“不用了不用了!”方孟韦赶紧摇头,“北佳姐心情不好,我再缠着你多打扰啊。再说……”

方孟韦看了一眼杜见锋,他专心开车目视前方,“见锋平时应该都在部队吧?难得回家,你们先聚,我不掺和了。”

杜北佳失望地“哎”了一声,把手伸过去捏方孟韦的脸。方孟韦被捏着呜噜呜噜得说不出话来,任她拿自己开心。

杜见锋绷着脸,看不出心情好坏。过了一会儿,杜见锋开口,

“那老子先送你回家吧。”

 

 

方孟韦指挥着杜见锋七拐八拐地开进小区,应杜见锋强烈要求,一直到他家楼下才停下。

方孟韦回头跟杜北佳道别,“北佳姐,别太难过了啊。”

杜北佳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嚷嚷着要亲一亲小孟韦,被杜见峰一巴掌隔开了。

“你先等等,”杜见锋拦住要下车的方孟韦,自己下车绕到副驾驶那边,帮他打开车门,“这边从里面不太好开。”

方孟韦迈下车,刚想回头道谢,没想到杜见锋往前走了一步,正好撞上。两人脚下不稳,又都急着扶住对方,一时间结结实实地搂住了。


空气好像停止了流动。方孟韦昨天还在抱怨他们连拥抱都虚情假意,眼下这个猝不及防的相撞却是真真切切的,胸膛贴着胸膛,各自的胸腔里全是不可遏制的狂跳。

方孟韦微微歪头,呼吸轻轻蹭过杜见锋的颈侧。那一瞬间,什么六年什么高中什么杜北佳,全都不在心上。唯一惦记着的,就是胳膊再收紧一点,把他再往怀里拉近一点。

杜见锋也是愣住了。他下意识地把手掌附在记忆中的位置,方孟韦蝴蝶骨上,讷讷开口道,

“你还……”

你还要我吗。

 

方孟韦突然想起车里还坐着一个杜北佳,慌乱松开环着对方腰侧的手。他掩饰般的笑了笑,露出小虎牙的样子看起来有点狡黠,“谢谢你啊。”

杜见锋还微微弯着手臂,手上还保留着方孟韦肩胛的余温。他眨眨眼,“嗯。”

“那……那你路上小心。”

“嗯。”

方孟韦后退一步,杜见锋也如梦初醒般舒了口气。他转身向驾驶座走了两步,又想起什么似的,回头说,

“老子平时在部队不忙,你要是有什么事儿,直接联系我就行了。”

方孟韦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在解释车上跟杜北佳说的话。

“好,我也不忙。”

 

 

方孟韦站在原地目送车子离开小区,连汽车尾气都看起来那么可爱。

这下刀山火海都拦不住我了。

方孟韦想。




-tbc-



杜北佳:yooooooooooooooooooo



???????

怎么又他妈甜了????

我想虐一发的啊????


还有啊拜托大家脑补剧情的时候,不要太复杂。

我这个珍珠脑子写出来的剧情也就是过家家级别,万一还不如你们脑补的,那他妈就很尴尬了。


评论(55)
热度(241)

大队长

©大队长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