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方】慷慨的自私(6)

前五走一个帅气的蹿天猴



(6)连夜雨

 

 

“嗯,我知道了。你给陈处打个电话,亲自向他说明一下情况……出国了?怎么可能?……好,”方孟韦捂住收音筒,歪头喊彭凯,“凯子!陈处出国这事儿,是局长批的吗?”

彭凯也摸不到头脑,“不知道啊,这个节骨眼儿出什么国啊?”

方孟韦点头表示明白,重新对电话那头说,“行,那我跟彭处长接过这个案子吧。不辛苦,你拜托小何把资料送过来。”

彭凯看着方孟韦把电话筒摔在座机上,用眼神询问了一下。

方孟韦没什么好气,“陈处长出国,一堆烂摊子全丢给咱俩了。”

“啊——”彭凯生无可恋地趴在桌子上,恨不得一把火烧了办公室,“原本就俩案子堆在这儿了,咱俩再把陈处的锅接过来——有没有天理,我都要阳痿了!”

方孟韦往杯子里添了两勺咖啡粉,圆眼睛底下已经挂上了淡淡的青痕,“是啊,我都没时间谈恋爱了。”

彭凯一下子坐直了,“谈恋爱?男女啊?快说说,谁啊?嗯?”

彭凯知道他的性向,方孟韦也没想藏着掖着,想了想说,“高中的同学,他回来……”

“咚咚”

有人敲门,彭凯失望叹了口气,挤眉弄眼地示意方孟韦等会儿接着说。方孟韦抿嘴笑笑,看起来挺不好意思,开口向门外说,“请进。”

 

来人一进门,俩人立马起身,尊敬道,“张局。”

张局负手点头,沉声应道,“手上几个案子?”

方孟韦赶紧说,“加上陈处留下的,三个。”

张局微微皱眉,但也没说什么。张老爷子上了点年纪,跟方孟韦父亲算起来还有故交,方步亭把方孟韦送进来交给张老爷子看管,老爷子也没走后门,对后生只有更加严厉,弄得方孟韦也不敢轻易提要求。

张局似乎只是来溜达溜达顺顺腿儿,转身要走。方孟韦几步赶上去,小声道,“张局,家父前些日子还提起您,说请您拨冗聚一聚。”

张局微微侧头看彭凯,彭凯专注自己手里的活儿一脸岁月静好与世无争。张局又看向方孟韦,他正不卑不亢地看着自己。张局眼里有些许赞赏,“好,我会联系你父亲。”

“谢谢张局。”

 

送走张老爷子,方孟韦松一口气,拿起手机看了看。刚才一直在处理案子,一时间没注意,竟然有好几条杜见锋发来的微信。

“孟韦,我捡到一只猫。[图片]”

“新兵蛋子真他娘黑,再晒晒,晒到反光就下水。[图片]”

“让他们翻个面儿晒。”

“你是不是有事儿啊?打扰你了?”

第一张图片是只小奶猫,角落里有只猫妈妈虎视眈眈地盯着镜头。第二张图片是杜见锋的自拍,后面是操场上排成一排的兵。好家伙,一溜儿非洲大兄弟。

也不知道杜见锋怎么把手机带进去的,反正他从高中起,有的是办法。

方孟韦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噼里啪啦打字,“最近有点忙,不过没关系。别随地乱捡猫,人家猫妈妈在后面瞪着你呢。”

彭凯拿手机给方孟韦咔嚓了一张,做成表情包给他发过去。方孟韦一打开,照片上自己笑成一朵灿烂的野菊花,彭凯还配字,“春天到了,大自然的动物们纷纷开始啪啪啪”。

方孟韦二话不说调出一张彭凯的证件照,写上“阳痿”给他发过去。

彭凯气得差点自杀,隔着办公桌要揍方孟韦。方孟韦手机“叮”得一响,忽略了张牙舞爪的彭凯,点开信息。

却不是杜见锋,“孟韦,今晚方便回家吃饭吗?我做了绿豆粥,初秋易上火。”

程小云。

方孟韦回,“好的。您不用这么忙,我回家的时候带点橙子吧,爸和您都爱吃。”

“叮”得又是一条,这次是杜见锋,“没乱捡!这是老子从炊事班的老猫那捡到的,炊事班养不起这么多猫。你要吗?今晚给你送过去?”

方孟韦又笑了,抿着嘴,腮边鼓鼓的像小仓鼠,“好的呀。我今晚回家吃饭,九点左右,可以吗?”

彭凯又是咔嚓一张,配上“大阳痿”给方孟韦发过去。这次方孟韦看都没看,直接说了俩字儿,“反弹。”

 


 

无论是墨菲,还是中国俗语,他们都拼了命地告诉我们:不努力一把,你怎么知道什么叫做绝望呢。屋顶漏了就给你来场连夜雨,破了吧唧的船一定要搭配顶头风。

九月刚刚开始,空气里终于有了一点秋天的气息。连续晴了几天的东平隐约有些要下雨的迹象,风吹得窗子吧嗒吧嗒响。树上终于有叶子落下来,方孟韦和彭凯却无暇关注。

彭凯把泡面捏碎,仨调料包和着面饼一块塞嘴里,再喝杯温水,算是吃了午饭。方孟韦还在分类规整,实习生敲开办公室门,让他亲自往西郊跑一趟。

方孟韦看了看桌子上堆成山的资料,“西郊负责人呢?”

实习生面露难色,“说自己怀了二胎,高龄产妇不能跑那么远。”

方孟韦叹了口气,把资料收拾收拾,跟着实习生出了办公室。临走还叮嘱彭凯,“你别偷吃我泡面啊。”

彭凯忙得没时间跟他扯皮,挥挥手就走了。

 

“连夜雨”和“顶头风”全他妈撞一块了,临下班前,大雨如约而至,淋得湿透湿透的方孟韦才从西郊回局里。

彭凯吓一大跳,看着方孟韦脸色煞白,手足无措地倒了一大杯热水塞进他手里。方孟韦哆哆嗦嗦蜷在椅子上,舌头都捋不直,还惦记着跟杜见锋的微信没回。


狗屁高龄产妇,都他妈借口。无非是嫌西郊太远,天气不好,彭凯和方孟韦心知肚明,碍于同事情面又说不出口。

彭凯拳头握起又松开,“我去跟张局反应反应吧。”

“算啦,张局回头跟我家老爷子一说,估计还是我倒霉。”方孟韦把自己手机递给彭凯,“没办法,谁让咱官比高龄产妇大呢。哎凯子,帮我打个字儿,我手指头冻僵了。就打……‘今晚九点,麻烦去丽景苑接我一下吧’。”

 

彭凯没吱声,眼神飘过聊天人的头像,是个戴墨镜的军官。他拼了老命地把一肚子好奇给压回去,乖乖打完字把手机还回去。

 

……还挺配,彭凯想。


评论(58)
热度(219)

大队长

©大队长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