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方】慷慨的自私(7)

我 



(7)嘿,你的儿子

 

 

张老爷子下午来方家坐了坐,跟方步亭谈会儿天下盘棋,雨落之前赶点儿走了。程小云送完了张老爷子,一边熬绿豆汤,一边捧着菜谱研究梨花羹的做法。

大儿子整天在部队,小儿子又搬出去了,程小云又不愿每天与楼下的嘴碎老太太天天混一起,就每天研究点菜品,研究出来喊两个儿子回家吃。

方步亭见她熬绿豆汤,犹豫半响,道,“孟韦也大了,你不用这么操心,他还不知道自己熬点绿豆汤了么?”

程小云翻着手里的菜谱,笑说,“你自己儿子还不清楚了?男人哪有会照顾自己的。你去书房忙你的吧,我让阿姨看着做点菜,张局不是说孟韦这几天忙吗?补补身子,别累坏了。”

方步亭皱眉,没说什么,去书房了。

 

不知道是因为天黑的快,还是程小云怕菜凉了,她总觉得小儿子回来的似乎晚了点。小儿子把一兜子橙子先递进门,“小妈,大的是普通的橙子,小的是冰糖橙。”

“好好,你爸爸正等着你回来呢……”程小云接过袋子,阿姨早就摆好碗筷走了,她直接把方孟韦拉到餐桌前,“饿了吧?”

相比起前几年,程小云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派头。

方孟韦却是先点头叫道,“父亲。”

方步亭颔首,沉稳开口,“下午我跟张局见了一面,说你手上有三个案子?”

父亲点罢头,方孟韦才坐在餐桌侧,“是,陈处长临时有事。”

“胡闹!”方步亭微微提高了音量,“你什么能力,自己还不清楚吗?两个案子都易颠倒混淆,你还要接三个案子?”

方孟韦似乎早就料到方步亭会反对,垂头一语不发,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

“你还年轻,局里从来没有你这个年纪就走到这个位置的。踏踏实实一步步来,不要给方家丢脸,知道了吗?”

“知道了,父亲。”方孟韦点头。

方步亭还想嘱咐句“也不要累坏了身子”,最终还是没说出口。他指了指杯子里的绿豆汤,绿色的,程小云煮的时候很小心,没有氧化,“小妈给你和孟敖煮的。”

“小妈辛苦。”

方孟韦乖顺地低头吃饭,小口小口闭嘴咀嚼,吃相非常耐看。方步亭皱眉看了几眼他身上的衣服,半干不湿的,不知道是不是出门又没打伞。

 

 

 

一顿饭吃得方孟韦头昏脑涨,方步亭说的他都听进去了,但脑袋里昏昏沉沉的也没记住多少。最后程小云把他送到门口,方步亭站在几步后,皱眉不知道要说什么。换平时,方孟韦一定老老实实站着,等方步亭把话从嗓子眼儿里抠出来,但现在雨后冷风一吹方孟韦都要打哆嗦,也不管方步亭了,匆匆告别后就深一步浅一步地往约定好的地方去。

“阿嚏!”

猛地一个喷嚏,方孟韦觉得自己脑子都快要从天灵盖里喷出来了。他晃了晃脑袋,努力把三个案子、高龄产妇、别给方家丢脸这几件事儿从脑袋里晃出去,一会儿见了杜见锋还能笑得好看点儿。

 

杜见锋的车就跟他本人一样,静静地伏在路灯光影的边缘,不发一言的时候甚至有点可怕。车灯闪了闪,杜见锋从车窗里探出脑袋,

“孟韦!”

方孟韦还没来得及把嘴角咧开,他又手忙脚乱地把身子缩回车里,不一会儿又举着一个毛茸茸的团子探出来,向不远处的方孟韦喊道,“这是你儿子!”

 

忙了一天,午晚饭都没好好吃饱,淋过雨的衣服冷冰冰的还未干透,方孟韦甚至打着冷颤。但是看到杜见锋和他“儿子”的一瞬间,身上突然暖洋洋的好像在晒太阳,两人皆是不自知地翘起了嘴角。

笑得好看极了。

 

 

儿子正趴在他肚皮上,大概是觉得方孟韦暖和,一个劲儿地往身上拱。

方孟韦挠挠他儿子下巴,“狸花猫,挺好的,不容易脏。”

“他妈还是个黑的,不知道跟哪家老王生下来的。”杜见锋抽空瞥了方孟韦一眼,脸红扑扑的,不知道原因。

“是吗……”

他儿子两只前爪软绵绵地摁在方孟韦肚皮上,踩奶踩得认认真真一丝不苟,神情专注的仿佛G20峰会上的大佬。方孟韦也认认真真一丝不苟地看着他儿子踩奶,神情专注的仿佛大佬他爸。

其实他有点紧张。上次托杜北佳的福,一直又哭又闹,他们两人之间的氛围还不算太尴尬。现在杜见锋埋头开车,儿子专心踩奶,方孟韦脑袋昏昏沉沉的,平时用来调戏彭凯的功力一点都发挥不出来。

方孟韦戳着小奶猫的脑袋,儿子挣点气,开口讲个段子拯救一下爸爸呗。

“你局里最近忙吗?”

方孟韦吓得一激灵,反应了一会儿才发现说话的是杜见锋,不是小奶猫。他费了点儿力气把注意力集中到对话上,想了足足五秒才说,“有点忙吧。”

杜见锋歪头看了他一眼,迅速又把脑袋正过来了。方孟韦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呆呆的,说话语速也放慢了,句尾拖得长长的,又软又糯,就像……

就像高中上课打瞌睡,突然被班主任叫醒的小号方孟韦,懵懵地还沉浸在梦里。

现在他长大了,长高了,肩膀宽阔得好像能撑起某个世界。

不知道这个世界里有没有我。杜见锋暗自想。

 

上次送方孟韦回家时,杜见锋特意记了一下地址,不用方孟韦提醒,车就稳稳地停在了他家楼下。

“到了啊?”方孟韦朝窗外看,趴肚皮上的小奶猫感觉到动弹,隔着中间的手刹,一下子蹦到杜见锋腿上去了。

“到了。”杜见锋有点舍不得,突然后悔应该开车多绕几个圈。方孟韦的小区种了很多树,下午风吹雨打的落了不少叶子,绿色的,叶尖儿上掐着一点枯黄。一片落叶“啪”得砸在车前窗上,还在树上的叶子半遮不掩地挡着路灯,方孟韦侧脸明明暗暗,微微眯着眼睛。

人真是种容易怀旧的生物,随便一点相似与否的东西都会勾起穿越时间的记忆。与方孟韦并排坐在车厢里,就像他无数次偷偷占领孙成大的座位,着急忙慌地赶作业。分别太匆忙,杜见锋暗自想,他们俩的高中时代经历过这样一个雨后的秋夜吗?

似乎没有,似乎有。

杜见锋分不清车窗上的落叶是真是假,他已经在脑海里与方孟韦度过了夏商周、宋元明,每一个春夏秋冬都经过他亲手彩排,从朝露到晚霞,事无巨细。

 

他把车灯打开,这才注意到方孟韦脸色红得有点不正常,“怎么回事?身体不舒服?”

“啊……没,挺好的……”方孟韦迷迷糊糊地打开车门,杜见锋还来得及拦,身子一歪便滚下了车。



评论(58)
热度(240)

大队长

©大队长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