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方】慷慨的自私(9)

(9)当初我到底为啥想起小标题现在好了根本不知道叫个啥哎算了就把这一长串当做第九章的标题吧么么啾

 

 

也不知道是因为方孟韦身体底子好,还是剧情需要,等到第二天中午睡醒时,他就好得差不多了。除了大病过后脸色还有点苍白,眼睛里亮晶晶的,人看起来精神不少。

 

杜见锋一本正经地捏着方孟韦下巴,“来,张嘴,啊——”

方孟韦也非常配合地乖乖张嘴:“啊——”

杜见锋拿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往黑洞洞的喉咙眼儿里照。要不怎么说情人眼里出西施,连扁桃体都看着可爱。

杜见锋捏着人家下巴又瞅又捏,最后严肃总结道:“嗯……还有点红,多喝热水。”

站在门口观摩到一切的杜北佳翻了一个硕大的白眼儿。

 

杜北佳清了清嗓,“男孩子们,老爹在楼下等着吃午饭,能不能利落点摸完?”

“北佳姐!”方孟韦冲她腼腆笑了笑,一下把杜北佳帅到找不着北,“谢谢你照顾我了。我上次给你买了点儿巧克力,特别好吃,回家我带给你。”

杜佳最爱吃巧克力,打杜见锋上高中的时候就喜欢。她感动得抽抽鼻子,扑过去揉方孟韦脑袋,“哎呀还是小孟韦对姐姐好!”

“行了行了行了,老头儿不是还在楼下等着吃饭吗,”杜见锋递给他一件厚外套,“穿上,别着凉了。”

 

 

 

估摸是2010年的时候,方孟韦跟杜北佳联系频繁。也就是那是时候,他隐约猜到,杜见锋一走就是杳无音讯,多半是因为这位军区副司令级的人物,杜老爹。关于杜老爹的身份他不太清楚,只是隐约有个概念,杜见锋不说,他也不问——先前是没必要问,现在是不好意思问。

方孟韦战战兢兢地下楼,果然这位人物和自己想象的样子差不多——横眉竖髯,颇有几分江湖侠义的味道,早年的将军英勇之气丝毫未减,腰板硬朗;若是长袍马褂上身,绝对是全小区老太太们共同追求的夕阳红。

方孟韦是这么想的,丝毫不敢表现出来,恭敬道:“……”

“……”

方孟韦尴尬地扯了扯杜见锋衣角,小声问,“我该叫什么?”

叫“伯父”吧,显然这不是普通伯父;叫老爷子军衔吧,又不知道人家是干什么的。方孟韦不敢打草惊蛇,只能眼巴巴地望着杜见锋。

杜见锋还没说话,杜老爹开口了,声如洪钟:“来,坐坐坐,跟爸爸不用客气!”

方孟韦:“???”

爸……什么?

“愣着干什么呀?”杜北佳把方孟韦带到杜老爹对面,“老爹见谁都亲热,你别往心里去。”

杜见锋自然地坐到方孟韦旁边,向杜老爹眨眨眼。

 

杜老爹一辈子过惯了,午餐都是中式家常菜,有菜有汤,是阿姨做好了的。不知道是不是为了不让方孟韦尴尬,杜北佳一直在讲一些小事情,女同事上早班忘记画眉毛啦,今早买的油条有点硬啦,小奶猫喜欢玩儿毛线球之类的。

杜老爹也不拘束餐桌礼仪,奶猫的饭碗就摆在他座位旁,老爹偶尔拍腿大笑,还会吓到认真喝奶的小猫。老爹跟杜北佳聊了一会儿,突然问道,“小方在哪工作啊?”

方孟韦赶紧回答,“在公安局,沙河路那边。”

“沙河路啊……”老爹眯眼想了一会儿,“哦,那还不远。最近忙不忙?”

老爹的年纪比方步亭要大,他这么一问,却是让方孟韦想到了父亲。他愣了一下,紧接着说,“不忙。”

“不忙什么不忙,老爹知道,公安局忙着呢。昨晚上来的那个齐医生,临走前嘱咐爹几个,说你家儿子不知道休息,身子虚的很!工作再忙也得休息不是,大不了不干了,老爹养着你……是不是淋雨了?”

不等方孟韦回话,老爹接着说,“一看就是淋雨了!秋天的雨淋不得,年纪轻轻落下病怎么办?老爹打仗的时候伤到膝盖,下雨阴天的不舒服……当时在南方,哎哟那个天气……”

“老头儿!”杜见锋打断他,“人家吃着饭呢,您絮絮叨叨的,还让不让人好好吃了?”

“你兔崽子……”

“见锋,”方孟韦突然抬起头,一字一字认真道,“老爷子您接着说吧,我特别爱听。”

小猫也抬起头,打了个奶嗝儿。

杜北佳噗嗤一声笑了,“孟韦,你知不知道杜见锋小时候,饭量特别小,吃多了就可劲儿打嗝,跟这猫一样。”

杜见锋隔着桌子踹她:“杜北佳!”

“老子说话别插嘴!小方啊,老爹说哪了?哦,那个时候在南方,长江北边……”

 

 

 

 

杜老爹中午喝了两杯,临午睡前还大着舌头嘱咐杜北佳去给方孟韦装修房子,抱怨房子太冷清了对身体不好。

方孟韦赶紧摆手:“您别听杜见锋瞎说,我屋里挺好的,不用装修……”

杜老爹大手一挥,“一切老爹说了算!你先跟见锋挤一个屋,下午老爹让张姨把客房收拾出来,晾晾被子……北佳去给房子搞装修,赶紧的……”

这话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老爹下令赶人了。杜见锋怕方孟韦多想,便插话道:“装修的事儿不用急,反正……”

“没有反正!客房背阴,下雨天阴冷,你俩一间屋不嫌挤啊?北佳抓紧时间把房子装修好,让兔崽子赶紧住过去……”

杜见锋:“……”

杜见锋:“……爸?”

杜老爹边嘱咐边往屋里走,“兔崽子过去,小方就住兔崽子那屋,向阳,暖和……”

杜北佳搂着方孟韦笑成一团。

 

“哎对了,孟韦的手机一直在响,我就从卧室拿出来了,”杜北佳把手机递过去,“见锋昨晚就给你请好了假,应该不是工作上的事。”

“谢谢北佳姐。”

方孟韦笑吟吟地接过手机,打开一看,接连着几个未接来电。号码是本地的,看他不接还发了一条短信,

“孟韦,最近还好吗?我是孙成大,余冠组织了场同学聚会,有空一起来?”

方孟韦脸上的笑意一点点收拢。

杜见锋注意到方孟韦表情不太对劲儿,开口问,“怎么了?”

“没,没什么。”方孟韦若无其事地把手机锁屏,装进口袋。

“哦,”杜见锋把爬到肩膀上的小猫拎下来,仿佛只是随口一说,“早上老子出门买药的时候,遇到孙成大了。”

方孟韦浑身僵住,小心翼翼观察着他的表情,“他…有没有……不尊重你?”

杜见锋咧嘴一笑,“那倒没有,孙成大不是余冠那孙子。”

他慢条斯理说,“孙成大就是问,同学聚会去不去。”

方孟韦沉默了一下,尽量平静说,“你要是不乐意去,就不用理他。正好我也……”

“乐意,怎么不乐意。”

杜见锋翘起二郎腿,食指轻轻挠着小猫下巴,却有种不容置疑的坚定。

“老子又没做错。喜欢一个男的,老子是他妈杀人了……”他悄悄握住方孟韦的手,“……还是放火了?”

 

方孟韦怔住了,复又抿嘴一笑,轻轻挠了挠他的手心,

“行吧,那我陪你去放把火。”



-tbc-



……觉得自己笑点好冷喔。

……杜北佳和杜佳那个。


评论(95)
热度(211)

大队长

©大队长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