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方】慷慨的自私(10)

第九好像被屏蔽啦,找一个帅气的蹿天猴



(10)

 

 

孙成大胖了点,人还未到中年,却有了些中年的福态,乐呵呵地站在酒店门口跟一位女同学谈天。

方孟韦走到孙成大身后,静静等着他跟女同学聊完。毕业后的方孟韦骨架彻底长开,面部轮廓更加凌厉,女同学多看了几眼,过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哎呀,方孟韦?”

孙成大应声回头,有些错愕的表情让他瞬间有了昔日少年的味道。他紧接着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抬手搂住方孟韦,“老同学老同学!你小子这么会打扮……不对,这是底子好!”

方孟韦也抿嘴笑笑,显然有点不好意思了。他微微侧身,好让孙成大把注意力放在他身后,“杜见锋,都是同学。”

孙成大那日已经见过杜见锋,但多少还有些尴尬。女同学脚底抹油,说了句“我先进去啦”便留下三人脸儿对脸儿。都是成年人,杜见锋本就与孙成大过节不深,抬手一拳落在他肩膀上,“行啊成大,跟女同学叙旧呢?”

“没有没有,”孙成大也原样照做,笑呵呵地领着两人走进酒店,“就等你们了。余……”

说到这里,孙成大小心翼翼地避开他的名字,“哥儿几个都等着呢,好好喝一杯。”

方孟韦挑挑眉,微微侧头,似笑非笑地看了杜见锋一眼。

杜见锋不置可否。

 

 

方孟韦三人进得有些晚,小型宴会厅里早就热热闹闹地开始推杯换盏了。方孟韦挑了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落座,杜见锋难得也跟着坐好,不太声张。六年绝不算短,老同学有的被柴米油盐拖累的面目全非,一点少年意气都没留下;有的女同学化好了精致的眼妆,举手投足不再有小女生的娇俏,愈发落落大方。

很快便有人注意到了角落里的二人。杜见锋平日在军队里呆惯了,抬腿踩在旁边的矮几上,一股煞气惹得旁人都不敢正眼,更别说把他认出来了。方孟韦穿着初秋的浅灰色针织衫,整个人看起来清清爽爽,女同学们乐意去喝一杯。又碍于旁边凶神恶煞的杜见锋,凑三五个人才敢过来。

四个女同学把方孟韦围了个严严实实滴水不漏。打头的姑娘从高一起便会来事儿,最先开口道,“孟韦也真是,这都几年了一点也不跟老同学联系联系。”

剩下三个女同学负责帮腔,“是呀是呀是呀。”

方孟韦憋着笑,尽量风度翩翩说,“行啊,回去加个微信群,就跟女同学联系。”

姑娘们一阵笑,打头阵的女同学又说,“早说不就行了!要是早知道咱班儿方孟韦根正苗红的,我就不跟二班的走了……”

女同学有意无意地撩了撩头发,手上的钻戒闪过细碎的光。不等方孟韦说什么,一直被冷落的杜见锋重重的咳了一声。

这位黑脸的主儿看起来有点不好惹,姑娘们纷纷噤了声。方孟韦低头憋笑憋得浑身发抖,狠狠抓着杜见锋衣角不松开。

“哟,咱班儿的好看姑娘怎么都聚在这儿了啊?”

姑娘们看见来人,纷纷找了借口散了。方孟韦听见声音,迅速收拢了脸上的笑意,再抬起头时又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手却没有松开杜见峰的衣角。

余冠瞧见方孟韦正脸,惊讶了一下,“孟韦?兄弟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

方孟韦微笑,“看你忙,就没打扰。”

“这有什么忙不忙的,听成大说在公安局?厉害啊孟韦……”余冠亲亲热热地要坐在方孟韦旁边,突然注意到杜见锋,心下一紧,问道,“……这位是?”

方孟韦刚要说,杜见锋却在旁人看不见的角落握住了他的手,说,“方孟韦同事,正好下班,来蹭顿饭。余老板不介意吧?”

方孟韦意外地侧头看了他一眼,他却不解释,轻轻蹭着手心。

余冠也料想杜见锋不敢出现在同学面前,赶紧堆起笑,“这话说的,兄弟的朋友不也是我朋友吗?我跟孟韦高中可熟了,咱这就算认识了啊,有什么事儿我一定帮忙……”

方孟韦耐心听着余冠瞎掰扯,这位高中时日天日地的老同学被人情世故磨得没了棱角,所有朋友在他眼里都成了“人脉”,这番耍猴的样子真惹人发笑。

方孟韦一边轻轻揉捏杜见峰的指尖,一边思量,现在“余冠”的道歉,能不能算作当年“余冠”的悔过呢。

 

 

这顿饭还算相安无事。余冠这种老油子,当然察觉到了方孟韦二人不怎么待见他,又不愿丢了这份关系。于是趁两人起身要走时,余冠赶紧迎上前送一送,想着多聊两句。

余冠陪着方孟韦往停车位走,有一搭没一搭地谈天。走到地下车库时,方孟韦的耐心被他耗得一干二净,忍不住开口道,“你是真的认不出他是谁么?”

四下无人,这次杜见锋没再阻拦。他们离席时夜色已深,余冠借着车库里昏暗的灯光再次打量,杜见锋眼神阴冷得让人觉得后颈发凉。余冠骇然,张张嘴,当下说,“杜……那个同……”

剩下两个字还没说出口,方孟韦上前一步按住他,手下用力便卸下了他的下巴。余冠还没来得及躲,张嘴哀嚎,可下巴还被人牢牢捏在手里,半步也移不得。

方孟韦的声音在空荡的车库里层层传开,最后带着凉气钻进余冠的耳朵,“老同学,说话注意点。”

余冠惊惧地侧目看向杜见锋,这位爷却好像事不关己般,双手插进口袋,看戏一般看着自己。

方孟韦仍然盯着余冠,声音平静了不少,“你先去开车?”

余冠愣了一下,直到看见杜见锋甩着车钥匙闲步走远,才后知后觉这句话压根不是跟自己说的。

方孟韦似笑非笑,“好兄弟,是不是该道个歉?”

直到这时,余冠才意识到自己捅下了多大的篓子。当时不知道杜见锋的底细,只知道排除“异己”,如今再回头看……余冠乱糟糟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想法——杜见锋和方孟韦又为什么……?

“啊……啊……”余冠挣扎着想叫喊求助,但被卸下来的下巴却让他喊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方孟韦把他紧紧按在墙上,反抗也反抗不得。

“道歉。”方孟韦一字一顿,手下加重了力道。

余冠吃痛,终于口齿不清地开口,“对……对啊尺……”

 

车灯远远地照过来,车子无声无息地停在两人身边。杜见锋放下车窗,懒洋洋道,“怎么样了媳妇儿?”

“滚蛋。”方孟韦说完这句,松手转身要走。余冠在他身后发出一些无意义的嘶吼,似乎是求饶,又似乎是威胁。方孟韦顿住脚步,转过身复又捏住他的下巴,用只有他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

“我知道你为什么当年只对付了他一个。”

方孟韦饶有兴趣地看着余冠,慢条斯理,“但是咱这皇城根儿底下,谁不知道有位杜将军呢?老爷子膝下一儿一女,大女儿你肯定听说过,标致得很;至于小儿子……”

余冠的眼神已经明明白白的表达了他有多恐惧。

方孟韦手上用力,狠狠把下巴给他安回去,转身走了。

 

脚步砸在空旷的车库里,一声一声砸得余冠心慌。

 

 

 

 

车子无声无息地行驶在空旷的马路上,只有沙沙的摩擦声。初秋已经过去了,晚上的风开始变凉,开着车窗还会觉得隐约有了冬天的感觉。

方孟韦就开车车窗,他心情很好。余冠的事犹如一把悬顶之剑,六年来的日日夜夜都在让他提心吊胆。不是害怕和恐惧,甚至不是完全的后悔和内疚,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让他胸口发闷。

他知道错不完全在自己。然而那个人是杜见锋,事情就完全不同了。

他心情很好。尽管推迟了六年,但他终于保护了喜欢的人。

 

车里放着某首歌曲,方孟韦觉得耳熟,大概是在咖啡厅听过。他在副歌开始前关上了音响,打量着明显心情也不错的杜见锋。

杜见锋感受到他的目光,扭过头,冲他勾起一边的嘴角。

“给老子出气了?”

“谁给你出气。”

杜见锋耐心道,“行呗,你乐意就得了。”

方孟韦质问,“刚才在车库叫我什么?”

杜见锋装傻,“叫你孟韦啊。”

“能耐了你!”方孟韦狠狠瞪了他一眼,“不说点什么吗?”

“嗯,”杜见锋认真道,“谢谢。”

方孟韦撇撇嘴。

 

 

车子停在老爹家门口。杜见锋帮他把安全带解开,

“你先回去吧。老爹应该没睡,老子回连队去,这几天出来时间太长,回去看看。”

方孟韦没动。

“怎么了?”杜见锋问。

“六年了,杜见锋,”方孟韦说,眼里亮晶晶地闪着光,“我……”

 

秋天的星星,月亮,一般都会更亮一点。不知道是不是秋天的缘故,杜见锋觉得他的眼睛格外好看。

方孟韦伸手松开杜见锋的安全带,凑上前,扶着他的后颈把他微微拉近自己。温热的鼻息喷在睫毛上,方孟韦循着旧日的习惯,拇指轻轻蹭着他后颈的皮肤,咬住了他的嘴唇。

杜见锋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手却按照记忆附上了他的蝴蝶骨,形状漂亮、瘦削有力的蝴蝶骨。

车窗外秋风肆意,他们亲昵地舔咬对方,分享了一个时隔六年,再次重逢的吻。连呼吸都胶着在一起,柔软的嘴唇狠狠碾过彼此,留下不轻不重的印记。

 

良久,方孟韦推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杜见锋已经把他压在椅背上了。

方孟韦眨眨眼,接着亲吻前的话说,

“你喜欢我。”

杜见锋眼角通红,“嗯,你不是也喜欢我。”

“路上注意安全。”

“好。”

 

杜见锋看着他打开车门,还没有下车,突然回过头,

“杜见锋你骗人,”他眯眼笑了,“你副驾驶的车门压根儿没坏。”

然后头也不回地进了门。

 

 

 

 

 

直到方孟韦的身影完全消失,杜见锋才后知后觉地抬起手,捏了捏自己的嘴唇。

……软软的。口感应该不错吧。

杜见锋还没来得及回味,手机跟催命一样地吱吱歪歪地响起来。

杜见锋吓了一跳,没什么好气地接起,“干嘛啊杜北佳!”

 

“杜见锋,”杜北佳那边听不出什么情绪,但她很少全名全姓地这样叫他,“我……我今天给孟韦装修卧室的时候,发现了一点东西。”

杜见锋静静听着。

“有些事情,我觉得你应该知道。”



-tbc-



这章事儿太多了……重新发一章的话字数又太少,干脆怼一起去了。

不用担心昂杜北佳没多大事儿~

大概还有两章就结束了吧~



评论(60)
热度(230)

大队长

©大队长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