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方】慷慨的自私(12完结)

(12)何莫修说:“你记不记得,从前最低沉的日子,我也是在这儿给你采的花。跟你说花开花谢呀,难熬的日子过去又是一年啊。”

 

 

杜见锋还是没归队。

他在方孟韦卧室里坐了一夜,亮着一盏暖黄色的灯,几张薄卡片不知道翻来覆去地看了多少遍。

杜北佳站在门口担忧地催了他几次,都被他赶走了。她想道歉,然而杜见锋看不出什么表情,只说这件事决不能怪她。

那又能怪谁呢?杜北佳没错,老爷子没错,方孟韦更没错。一晚的时间,他几乎快要把卡片上的所有数字都记下来,然后竭尽所能地想象方孟韦是如何在一个个黄昏正午,拖着行李箱,迈上迈下一辆辆火车,穿梭在他毫不熟悉的南方城市。

杜见锋平静的军校生活是他一拳拳打出来的,甚至杜老爹都不知道他在南京遭遇了什么。所有任务他都要超额完成,所有他不理解的公式借着月光也要看完。他未满三十岁;然而他是杜见锋,是一步一步爬上来的连长。

杜见锋自嘲地笑了一下,是连长又他娘能怎样?所爱隔山海,方孟韦千里跋涉来到自己所在的城市,他浑然不知,还沾沾自喜,以为臂膀终于足够将所爱包围。

当初那股想要把余冠几人吮血入肚的狠劲已经烟消云散了,他在想象中折磨自己,精疲力竭。他终于明白,他曾经自以为是如何的慷慨,就是如何的自私;也明白,错的不是杜北佳,不是老爷子,是太过弱小、无法平定山海的曾经。

 

 

 

 

 

“一式两份,把文件夹里所有整理完毕的资料打印出来,一份给张局,一份给彭处。跟张局强调一下,这是二案,原本属于陈处的那件,”方孟韦把夹子递给实习生,缓声问,“我能说明白吗?”

“明白明白,一式两份,张局彭处。”实习生接过文件夹,临走前小声说,“方局,徐姐说西郊那案子她没去,没法写报告。”

“没法写报告啊……”方孟韦眼神飘了飘,瞥向了窗外,末了笑了一下,“行,你先去忙吧。”

每月月末都是局里最忙的时候,外间的电话声一停不停,幸亏办公室隔音效果好,不然能吵得头疼。窗外倒是一派平静祥和,秋意似乎又赶紧了点儿,叶子金黄金黄,天气正是典型的适合秋游的日子。方孟韦正想感叹两句,那边彭凯头也不抬问,

“怎么着,又得让着高龄产妇了?”

方孟韦瘪瘪嘴,“惯她这尿性。”

方孟韦自己还没觉出什么,彭凯把脑袋从一堆资料里抬起来,俩眼瞪得圆不溜秋,“你说什么!”

方孟韦稀里糊涂,“什么我说什么?”

“你刚才说‘惯她这尿性’!厉害了我的哥,最近走位很风骚啊!”

方孟韦这才反应过来,这几天都让那个人给带坏了。于是无奈叹口气,笑说,“都怪杜见锋。”

彭凯一听到这个名字,眼底下挂的大眼袋都兴奋到熠熠发光,“谁?杜什么锋?是不是你男朋友?上次请假的那个是不是他?哎你快跟我说……”

“咚咚”

有人敲门,彭凯满肚子八卦被迫咽回去,一脸幽怨地把头重新埋进资料。方孟韦得意地耸了耸肩,提高声音道,“请进!”

 

张局一脸老年人遛鸟(活鸟,不要想歪谢谢)的姿态溜溜达达地进了办公室,显然心情不错。两人赶紧站起来,张局摆摆手,道,

“坐,接着忙。”

方孟韦说:“张局,我刚刚让小田把陈处的结案报告放到您桌上了,您回去应该就能看到了。”

张局有些意外地多看了他一眼,问,“陈处和你的案子,都结了?”

“我和彭凯的正在做收尾工作,报告明天就能赶出来。”

“好,好。”张局频频点头,随口说,“最近给你的安排的确不太合理,你们两个和局里其他人协调一下吧。”

方孟韦不卑不亢,“好的。”

张局又看了几项工作的进程,才溜溜达达准备回去。临走前,一向不愿再人前显露关系的老爷子竟然当着彭凯的面,伸手点了点方孟韦鼻头,说道,“你们年轻人呀……方老头儿还真没夸错。”

 

方孟韦用了半分钟来消化这句话,直到张局彻底在门口没了踪影,他才慢慢悠悠地想到话里的意思。

方步亭,夸他了?

方步亭居然会跟张老爷子夸他?

方孟韦讷讷指了指自己,一字一顿问彭凯,“我爸会夸我吗?”

彭凯非常不满意被打断的八卦,不甚在意方孟韦的问题,只是用下巴指乐指他的手机,“你电话响了。”

 

 

 

 

方孟韦小步跑出公安局,远远地就瞧见了站在车门边的杜见锋。

他不知道现在杜见锋的心脏几乎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还不急不缓地向门卫出示自己的证件,示意要出门一趟。

杜见锋原本想说对不起,也想说我爱你,可是看着方孟韦小跑着向自己靠近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方孟韦还穿着白衬衣,出办公室时跑得急,没来得及穿外套,再加上大病初愈,看起来着实有些单薄。

方孟韦微微喘着,看起来心情很不错,“你怎么……哎?”

话还没说话,就没杜见锋结结实实地抱住了。胸膛紧贴着胸膛,连心跳声都要融在一起。杜见锋把脑袋紧贴在他耳侧,粗重的呼吸喷在后颈,隔着薄薄的衬衣按着肩胛骨,把人揉进怀里。方孟韦不知道这人是受了什么委屈,只好一把一把地摩挲他的后腰,侧过头问,“怎么了?北佳姐又怪你了?”

杜见锋不回答,摇摇头说,“老子想抱你,就抱了。”

方孟韦紧了紧胳膊,“好,想抱就抱。怎么没回连队?”

方孟韦越是温声细语,杜见锋越是憋屈。他索性松开方孟韦,握着他的手腕,把人推到了车门上。

“干什么你?”方孟韦愣了一下,很快明白杜见锋要做什么,“这么多人,注意影响!”

杜见锋松了力道,周围已经有不少人注意到他俩了。有几个小姑娘拿起手机准备拍照,有人侧目而视,也有人一脸厌恶。

杜见锋狠狠地瞪回去,“看他娘看!”

方孟韦忍不住笑了,伸手把他脑袋掰正,“行啦,也碍不着我们是不是?”

“哼,”杜见锋仍是忿忿的样子,但还是说,“是。”

 

这个季节一会儿冷一会儿热,身旁路过的小姑娘穿着针织衫和小裙子,一阵秋风吹过去,冻得她整个缩在毛衣外套里。小姑娘用手压着翘起的刘海儿,元气满满道,“加油喔帅哥!”

杜见锋转过身,和方孟韦并排靠在车门上,大声回答,“当然了!”

方孟韦向她眨了眨眼,“秋天快乐。”

 

他穿得单薄,还好秋天的太阳并不吝啬。阳光洒过了京城的每一个角落,连他们相扣的十指都没有错过;头顶的树不知道什么时候黄了叶子,没有人催它们,它们就颤颤悠悠不急不缓地往下落。

方孟韦仰头看树梢,重逢的时候还是夏末,叶子正绿。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转眼就成了一树金黄,可能再过不久,就能和他一起踩碎满街的枯叶了。

 

“哎,落叶。”杜见锋把脑袋蹭过去,想吸引他的注意力。

方孟韦晒着太阳,微微眯起眼睛,有点小得意,“早就看到了。”

 

 

 

 

很久之前,当夏天还没来临,当杜见锋转身离去;当树上没有一片叶子,当世界堆满了积雪,方孟韦窝在暖黄的卧室里,翻着旧时光的卷子,以为他们的故事到此为止。

然而,庆幸爱也如水,恨也如水;抽刀不断,水自长流。对他的爱绵绵六年也无止境,对往事的挂念痴痴一生也无绝期。方孟韦以为爱呀恨呀,时至今日也该放弃了;可总有人希望他记着,也总有人阻挠他忘了。还好有漫漫时光等着他们,等着他们一步步追上远去的年少轻狂,与幸福时光。

所以——

所以花开花谢呀,难熬的日子过去又是一年啊。叶子落了又长呀,让所有的故事都在秋天离去前,落定吧。

 


-慷慨的自私 fin-


 

附一下歌词(合并了一句):

 

落叶的位置,谱成一首诗

时间在消逝,我们的故事才正要开始

这是第一次,爱一个人爱得如此慷慨又自私

你是我的,关键词




*打完收工!从现在开始浪迹天涯!杜方凌李谭赵爱谁谁!从此专心催更你家米和可爱鱼!

用评论砸我谢谢!

鞠躬!


评论(120)
热度(353)

大队长

©大队长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