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方】慷慨的自私(2)

前文走目录吧一个帅气的蹿天猴

这篇有一个巨——大的bug。算上大学,六年时间里,方孟韦就成了警察局副局长,明显有点不切实际。而杜见锋六年里就升为旅长也不可能,改为连长。

……就先bug着吧。




(2)年少轻狂,幸福时光

 

 

教室里有点闷,不过碍于走廊里来回巡逻的值班老师,谁都没出去透气。

方孟韦也没出去,他瞪圆了眼,看着同桌从口袋里摸出一包又一包的糖。

“这么多?”方孟韦问,“你从哪搞来的?”

“嘿嘿,前两天搞了张病假条,这些你拿着,我宿舍里还有。”同桌是个小伙子,深知对付方孟韦这种慢热型的应该一步步来。跟方孟韦同桌也有俩星期了,他这才要露出点掏心窝的苗子,同桌不敢怠慢,好吃的好玩儿的从来不落下方孟韦。

谁让方孟韦长得面善呢。

“谢谢你啊。”方孟韦特别喜欢这个牌子的糖,犹豫一小会儿都收下了。他正想着怎么礼尚往来一下,班主任突然踩着高跟鞋咯嗒咯嗒地进了门。

方孟韦曾经私底下跟朋友讨论过,班主任这种三厘米的鞋跟到底算不算高跟鞋。说它算吧,毕竟才三厘米;说它不算吧,可它还咯嗒咯嗒响。

不过今天的重点不在鞋跟,在班主任身后的那个插班生。

高三课业繁忙,班主任没有打断学生的自习,只是指了指教室后面的某个座位,示意他坐过去。

方孟韦和同桌装作认真自习的样子,偷偷抬眼打量新来的插班生。他看起来挺高的,不过也只是相对同龄人而言。插班生好像不比他们大多少,班主任没说,方孟韦胡乱猜测——留级?转校?该不会是班主任请来的间谍吧?

插班生刚好走到他桌旁,一低头就看到了方孟韦眼珠子滴溜溜地打量自己。他咧嘴一笑,大声说,“你看我干嘛?”

插班生的大嗓门在安静的教室里无异于平地惊雷,方孟韦呆了一下,还没说什么,班主任先皱眉发话了:“杜见锋同学!”

“哦。”插班生回头看了班主任一眼,又低头冲方孟韦抿嘴一笑,才接着往自己座位走。

 

方孟韦有点转不过弯来,后知后觉地指了指杜见锋的背影,跟同桌讲,

“他牙真白。”

 

可怜他同桌,刚要把与方孟韦同志的友谊发展成深厚的革命情怀,就被半路冒出来的反动派杜见锋给破坏了。

 

 

 

方孟韦他们学校是寄宿制,换种说法就是“贵族学校”。师资力量不说,学生的住宿条件就比其他高中高出一大截,再加上神一般的升学率……但凡经济能力可以担负的起的,统统挖空心思把孩子往这家高中里塞。

方孟韦的家庭不用说,一是担负得起,二是高一的时候家里刚进了个小妈,方孟韦在家待着别扭,索性报名进了寄宿制学校。

一般的寄宿制学校比较封闭,或多或少的有些拉帮结派。方孟韦脾气不急,性格又有些慢热,放在别人身上怎么也得被人整两次。但别人不是方孟韦。高中生也算半大孩子,多少懂得权衡利弊,知道开几句玩笑就差不多行了,方行长的小儿子得罪不起。更何况方孟韦长得面善——面善跟好看不是一个概念,就好比“好看”是菩萨手里的玉净瓶,“面善”那直接是无时无刻都散发着“慈悲为怀”的佛祖——就因为长得面善,他招人喜欢,不缺朋友。

 

而杜见锋,他看起来要比方孟韦凌厉得多。更何况是插班生,拉帮结派的小伙子们都凑一起胡乱猜:怎么插班了?家里往学校砸钱?上一届的学长复读?为啥复读啊?打架被处分了?

一想到打架被处分,小伙子们对杜见锋肃然起敬:打架都能打到被处分!失敬啊前辈!

杜见锋就莫名其妙地被打上了“很屌”的标签。

其实他家里是从军的,东平市里从军的还有点名头的算来算去就那一家。杜家就他一个男娃,他妈去得早,他爸是铁了心地想把杜见锋送进军营。无奈杜见锋贪玩了点儿,成绩无论如何都差一截,杜老爹又是个有血性的,一点儿钱都不给他塞,在家里差点拔了枪:兔崽子,给老子滚去复读!什么时候成绩够了线儿,什么时候再毕业!

杜见锋是个有尿性的,梗着脖子跟他爸犟:老子偏不!

杜老爹给他一句话噎得差点当场背过气去。后来好不容易顺过气来,被他姐劝着决定以情动人。于是杜老爹跟杜见锋在家里展开了漫长的拉锯战。

主要战斗方式为,杜老爹一天中20个小时都把后背留给杜见锋。哪知道这兔崽子油盐不进,该吃瓜吃瓜该揭瓦揭瓦,完全没有被感动。杜老爹在第三天早上终于忍不住,问他:“你初中时候学朱自清的《背影》,还记得吧?”

杜见锋陷入沉思:“……”

杜见锋发问:“……啥?”

杜老爹差点又是一口气上不来,抄起棍子要揍他。一边揍一边骂:“养你不好好读书,整个儿一白眼狼!老子每天把背影留给你,一点都不知道反省!”

杜见锋不服:“我有什么好反省的!”

“你还不服!你他娘的还不服!人朱自清都反省出一篇作文,你还不知道去上课!”

当天下午,杜见锋就骂骂咧咧地背着书包去方孟韦学校复读了。

 

对付方孟韦,需要春风化雨的感染力;对付杜见锋,揍一顿就够了。

 

 

 

 

方孟韦的同桌叫孙成大。可能是他爸妈起名的时候偷了个懒,笔画特简单。方孟韦曾经特别羡慕这个名字,“你小时候被罚抄自己名字一百遍的时候,肯定很快就写完了吧?”

都说字如其人,孙成大看着杜见锋交上来的作业,比狗爬体稍好点儿,勉为其难算个藏獒爬。孙成大推理,不拘小节的人写字很大,杜见锋恨不得一张纸上只写一个字;豪放的人笔画舒展,杜见锋的一对撇捺能直接劈叉;固执的人笔画强劲,杜见锋的作业本被笔尖儿戳的全是洞……孙成大琢磨,杜见锋这么个人,到底是怎么跟方孟韦玩儿到一起去的呢?

 

自从杜见锋转到他们班来,整个班级的格局宛如中国共产党诞生一般,发生了开天辟地的变化。首先是拉帮结派的小伙子。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总喜欢摔摔打打弄出点大动静来,尤其在新人面前,恨不得走哪都随身带一把二百响的炮仗,见人先拉一鞭来耍威风。但是这些小伙子突然统统哑了炮,从不主动招惹杜见锋。为此班主任着实热泪盈眶了一把,班会上提名表扬了这几个小伙子。

再就是方孟韦。诚如孙成大所想,单从性格方面说,方孟韦的反义词就是杜见锋。转学那天抬头瞅杜见锋的那么多,他还偏偏就认准了方孟韦一个,每天上课下课的缠着方孟韦。方孟韦也不拒绝,明明挺慢热的人迅速跟杜见锋发展到勾肩搭背的程度,孙成大除了在一边气得翻白眼儿,别无他法。

 

杜见锋总是在体育课之前拍着篮球问方孟韦,“打球去?”

从来不打球的方孟韦张口答应:“好。”

孙成大眼巴巴的看着方孟韦走到教室门口,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招呼他,“孙成大,一块去吗?”

孙成大热泪盈眶:“我得补英语作业……”

方孟韦还没回话,杜见锋炫耀一般转了个球,笑话他,“哈哈哈孙子!一周可就这一节体育课!老老实实写作业啊,回头让老班给你戴朵花……”

方孟韦摊了摊手,“那没办法咯,你慢慢写……哎杜见锋,你的写完了对吧?”

“没写呢,急什么急!英语课不是明天才上嘛……”

孙成大学方孟韦摊手,矫情地捏着嗓子说:“老班调课了,上完体育就是英语。”

杜见锋:“……”

杜见锋心虚地收起篮球,回头冲方孟韦道,“那啥,孟韦啊,老……不是,我其实写了一点儿,上完体育一会儿就补完了……咱、咱先打球去吧,啊……”

说完抱着球就要跑。

方孟韦两根手指把人拎到自己座位上,面无表情地把他和孙成大排成一排,“写,马上。”

杜见锋憋着气,又不好跟方孟韦发作,转头低声骂孙成大:“你等着,老子写完就打死你个龟孙!”

孙成大声音洪亮:“方老师,这个孽畜说要打死我这个龟孙。”

方孟韦一视同仁,眼睛瞪得很有威慑力:“写。”

俩孽畜都不吱声了。

 

孙成大委屈死了,我主动留下写作业,怎么还跟被动留下写作业一个待遇呢?

因为他不知道,杜见锋和方孟韦之间纯洁的革命友谊,早他妈得到升华了。




-tbc-



如果一章现在 一章过去 这样错开写会不会特别乱啊?

啊我怎么就开了坑啊?

妈的好后悔


另外本集标题由七哥提供

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感谢刺龙基金会荣誉会长(喂?

评论(69)
热度(256)

大队长

©大队长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