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方】慷慨的自私(4)

前三走一个帅气的蹿天猴

略剧情了啊略剧情了,怎么在一起的去找鱼太太啊,顺便催个更。



(4)与你相遇的西装

 

 

班主任昨晚骑电动车撞树上了,再怎么爱岗敬业也是个爱面子的女……中年妇女,脸上见了血,第二天请了半天假养伤。

孙成大站在自个儿座位上,大声提问方孟韦,“已知条件,树上骑个猴,地上八个猴,猪撞树上了,老班也撞树上了。请问,班主任是猪还是猴?”

方孟韦:“大马猴子。你和杜见锋英语作业写完了吗?”

孙成大陷入沉思。

对于杜见锋来说,班主任请假直等于学校放假,是直等于,连四舍五入都不带算的。孙成大抱着球跟炮弹一样冲出教室,前呼后拥一大帮小伙子,教室一下子就空了一半。方孟韦原本想跟着去,被杜见峰拦下了,说是去寝室等着,锁好门,别让余冠和孙成大进去。

 

方孟韦稀里糊涂应下。不出十分钟,杜见锋在宿舍外头咣咣砸门,

“方孟韦!快开门!”

“听到了听到了,你小点儿声!”方孟韦赶紧应声,一打开门,一个大西瓜骨碌碌滚进来。

方孟韦目瞪口呆,“你怎么搞进来的?”

寄宿制学校就是管理比较严,上次孙成大塞给他十几包糖就把他吓了一跳,手机基本都很少有人带,这会儿杜见锋都能把西瓜给直接滚进宿舍了。

“这点儿事,老子抬抬眼皮就成了!”杜见锋回头就把宿舍门给锁上了,“别让那几个小犊子给看见了,要不然咱俩都没得分……愣着干嘛,快切开啊!”

方孟韦哭笑不得:“这么大的西瓜,我上哪给你找管制刀……”

话还没说完,杜见锋一个手刀,啪地一下给方孟韦把西瓜劈开了。

方孟韦:“……”

 

方孟韦从柜子里翻出俩勺儿,一人一半西瓜,抱着开始挖。看在杜见锋把西瓜偷运进来的份上,方孟韦勉为其难的吃比较小的那一半儿。

俩人一边吃西瓜一边看游戏实况转播——不用说,电脑也是杜见锋搞进来的——方孟韦吃瓜不爱吐籽,一个一个的,忒麻烦。杜见锋正好跟他相反,西瓜籽儿一口一个,仙女散花似的,吐得满天飞。

方孟韦看了看桌面上的垃圾,忍不住暂停了游戏实况,挖苦道,“老爷,看不出来您活得还挺细致啊,吃西瓜还带吐籽儿的。”

杜见锋“噗”得一下又吐出俩,“你爸没跟你说过么?西瓜籽儿万一在肚子里发芽儿了怎么办。”

方孟韦也是脾性上来了,非要跟他把这个智障问题争个高低,“植物发芽需要阳光、水、空气,先不说你肚子里有没有水和空气,阳光能照进你肚子里去吗?嗯?”


“像老子这种乐观积极的人,”杜见锋抿嘴高深一笑,“内心充满了阳光。”

 

方孟韦一句“去你妈的大西瓜”都要到嘴边了,又碍于吃人嘴软,硬生生给咽下去了。

跟杜见锋一起吃西瓜,折寿。

 

 

游戏实况的主播一直在“干他!”“怼他!”“妈的去抢人头啊!”,嘴上喊得十面威风,手上操作始终差点事儿。方孟韦半个西瓜吃的有点撑,正想换个实况看,旁边杜见锋一拍大腿,

“卧槽老子忘了一大事儿!”

方孟韦漫不经心问:“怎么了?”

“这周不正好放半天假嘛,老子原来高一有个同学,正好要搬家去南方,他约着一起聚餐。”杜见锋放下西瓜去扒拉衣柜,“你说我是不是该穿得好看点儿?”

“人家都上大学去了,就你还是高中生。再说也没什么前女友,怎么这么兴奋啊?”

“我……”杜见锋噎了一下,竟然没反驳。

“不是吧……”方孟韦瞪圆眼,放下西瓜去摸他狗头,“看不出来啊杜见锋,你还有前女友啊?”

“去去去!”杜见锋一巴掌拍开方孟韦的手,“不是前女友!是个男的!……也不是前男友。”

杜见锋在原来的高中还算威风,每天打架逃学落不了,好在对老师非常客气,要不每天去办公室喝点茶是绝对少不了的。

普通高中比不得方孟韦他们的寄宿高中,平时管得不够严,拉帮结伙现象比寄宿高中严重多了。每天一帮人蹲在男厕所后面的小空地上,研究去哪唱歌,看谁不顺眼,哪个老师欠收拾。

杜见锋说的这个男的,其实跟他也没什么交情,无非是性格内向懦弱了点儿,再加上生活习惯,举手投足都畏畏缩缩的。但这点行为在男厕所小分队眼里俨然是“娘炮”,不知道私下商量了什么,就把人堵在操场门口,也不管来来往往的男生女生,非让他脱裤子。

方孟韦一下坐直了,“校园暴力啊?”

“嗯。老子当时正好路过,本来不想管,但是那几个畜生压根就没把小娘炮当人看,又要下跪又要往他鼻子里插烟……老子就顺手收拾了一把。”

方孟韦他爸平时就不让他靠近那些乱七八糟的学生,他还是第一次接触到这种事。方孟韦担心说,“他们后来找你麻烦了吗?”

“明着没有,背地里手脚不干不净的,老子逮不到他们现形,也不能直接上去打人。差不多也就过去了……”杜见锋把五根手指头在方孟韦眼前晃了晃,“听直眼啦?放心吧,都毕业了,再怎么着也不能跑这里来给我下绊子。”

“那你是去跟……”方孟韦瞪了他一眼,犹犹豫豫地措了辞,“……‘小娘炮’他们聚会?”

“嗯。你先来帮我看看穿什么!”

方孟韦早就从孙成大那里听说过那群人手段有多恶劣,仗着未成年胡作非为。他本来还担心杜见锋中招,不过看他自己压根没放在心上,也就松了口气。

 

方孟韦起身去他衣柜里翻了翻,竟然在角落里找到一套挂得整整齐齐的休闲西装,“你怎么还有套西装啊?”

杜见锋看了一眼,“行李是我姐给收拾的,估计是把家里的东西直接运过来了吧……哎要不老子直接穿校服去得了,麻烦死了。”

“别啊!”方孟韦把西装往他身上一比划,“穿这套就挺好的。”

“打看你第一眼我就知道,你这小子阴坏。老子明人不装暗逼,同学聚会穿西装去干嘛。”

“你就说……”方孟韦想了想,“你就说你临时有个重要的场合需要参加!你爸非让你去!你穿吧你穿这身肯定特好看……”

杜见锋歪头看了眼方孟韦,忍不住扑过去挠他痒痒肉,“特好看特好看!老子让你特好看……”

“哈哈哈别闹!别闹杜见锋!”方孟韦又想躲又怕弄皱了西装,举着衣服笑得满地打滚儿,“你快停下!是不是有人敲门啊?”

杜见锋停手听了一会儿,还真有人砸门。

 

“开门开门!查水表了啊!”

余冠一边砸门一边喊,门外乱哄哄的一片。

杜见锋毫不客气地拉开门,三五个小伙子跟大西瓜一样滚进门。孙成大往寝室里望了望,就看见方孟韦一人,失望道:“就孟韦在啊……就你俩在屋里,门锁这么严实干嘛?”

“就是啊,我们还以为你带女朋友进来了呢!”余冠拍着篮球,口无遮拦说,“俩大男人锁屋里,互撸啊?”

方孟韦说,“作业还想不想抄了啊?”

后面跟着俩男生哈哈大笑,赶紧求饶。

余冠想起什么来,一拍脑门儿道,“哎哟我想起一事儿,前几天我一表哥,跟我说他们学校有一个娘们唧唧的男的,来来来照片我给你看……指不定是同性恋呢,看着特别恶心……”

孙成大惊讶了一下,“行啊余冠,手机都带进学校啦?”

杜见锋脸色变了变,开口打断余冠,“看什么看,回你们自己寝室看。老子在一楼藏了个西瓜,谁找到算谁的啊。”

“卧槽!这厉害了!谁也别跟我抢……”

余冠几人又一窝蜂地跑下楼去抢,很快便没了音。

方孟韦不安地搓了搓衣角。那时周围人对同性恋的敏感度还没现在这么高,两人再亲近也只是被当成好兄弟,但余冠的话还是像针扎进皮肤,虽无大碍,但刺痛难忍。

杜见锋骂了句什么,方孟韦没听清。他把西装重新挂进衣柜,像什么也没发生一般,大声喊,“杜见锋你先把这一桌的西瓜籽儿收拾好!”

“哦。”

杜见锋关上宿舍门,路过方孟韦时,抬手揉乱了他头发,“别瞎想。”

方孟韦盯着他的后颈,杜见锋打起球来没完没了,硬是把后颈的小块皮肤晒黑了一个色号。他出神地看了一会儿,说,“你是同性恋吗?”

杜见锋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把手里的西瓜籽儿一股脑扔进垃圾桶,好笑地看着他炸成一团的头毛,“这他妈还用说,你什么性别我什么恋。”

方孟韦瘪嘴,小声嘟囔,“呸。”

他认真思考了一下,又问,“全班那么多人,怎么就偏偏缠着我不放呢你?”

杜见锋忙着处理黏黏的西瓜汁,漫不经心道,“一见钟情呗。”

 

 

 

 

一见,钟情。

说书人总爱讲一见钟情,可这世上哪来这么多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三见死去活来非他不行呢?在接下来的六年里,方孟韦不止一次翻来覆去地咀嚼这句话,他想弄明白,这到底算不算一见钟情。

或许他是想从这种小概率事件中安慰自己,得出“至少我们非常有缘分”的结论。可是,到现在他也没有答案。在收到那条突然的短信前,他都能望得到自己的下半辈子——他二十还没过半,却知道自己四十岁时,也会是现在这样:

倾心于他、非他不可,却死去活来、无可奈何。

 


-tbc-



一周年快乐!拉钩钩,九十九,谁先爬坑谁小狗!



摸甜米脑袋,补一个达芬奇天价豪华进口家具给她。

评论(69)
热度(220)

大队长

©大队长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