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方】慷慨的自私(5)

前四走一个帅气的蹿天猴

这章还是过去的事



(5)

 

 

这周是回家周,方孟敖难得也从部队里请了假,回家一起吃饭。方孟韦在家呆的时间也不长,也就刚好两顿饭,中午一顿晚上一顿,第二天一早就要接着返校。

多亏了方孟敖,家里热闹了一点,也没起冲突,方孟韦返校的时候心情还不错。司机把方孟韦送到校门口,他拎着不易坏掉水果和整箱牛奶,背上还背着换洗的衣物,一步一步往宿舍走。方步亭嘱咐过司机,不用帮他,男孩子正长身体,锻炼锻炼比娇生惯养的要好。

时间还早,返校的人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跟方孟韦一样拎了满手的东西。他走了几百米,手上被袋子勒出了深深的红痕,正好瞧见前面有个熟人:“杜见锋!你等等我!”

杜见锋两手空空,就背了一个瘪瘪的书包。方孟韦快步赶上前,问,“你怎么没带换洗的衣服啊?”

杜见锋却没有与他太亲近,想说什么又咽回去了。方孟韦觉得不对劲儿,仔细一看,他嘴角还有淡淡的淤青。方孟韦赶紧放下手里的袋子,想要凑上前看伤口,却被他一手挡开了。

方孟韦愣了一下,“怎么了?”

杜见锋不动声色地后退一步,脸上看不出表情,仿佛在叮嘱什么,“不用你为老子出头,明白吗?”

方孟韦一头雾水,“什么出不出头?”

杜见锋耐心道,“别人误会你,就赶紧撇清关系。知不知道?”

“撇什么呀,你讲清楚……”

周围返校的学生渐渐多了,杜见锋不再说,甩开方孟韦径直走向教室。

 

 

方孟韦在寝室整理好内务才往教室去。他没把杜见锋的话放心上,心想也许只是闹别扭,逮住揉一把狗头就好了,杜见锋嘛,好哄的很。

然而等他到了教室,却发现杜见锋根本不在。大家都在安安静静地自习,见方孟韦进门,教室里泛起叽叽喳喳的轻声讨论。方孟韦坐到自己座位上,问孙成大,“你看见杜见锋没?”

孙成大神色古怪,“他还敢来学校?”

方孟韦一愣,“怎么不敢?”

前排的同学微微向后撤了撤椅子,一副听墙脚的样子。孙成大压低嗓音,把手机从课桌里掏出来,“你以后真得跟他保持距离了……你看,这是余冠他表哥发给他的。”孙成大点开一张照片,照片上两人姿势亲昵,远远地看不清眉眼。孙成大指着其中一人说,“这个,就是余冠表哥学校的那个恶心娘炮,上次他表哥让他脱裤子,扭扭捏捏不肯脱,同性恋没跑了……这个,”孙成大手指指上另外一个人,小心翼翼道,“我没认错吧?”

杜见锋。

冷汗一瞬间爬满了方孟韦的脊背。余冠表哥,杜见锋的前校友,同学聚会,方孟韦很快明白过来,这就是他们的报复。他勉强扯了扯嘴角,解释说,“杜见锋跟那个……那个娘炮之前是同学,拍摄角度问题吧……”

孙成大赶紧扯了扯他的袖子,示意他闭嘴,“你可别为他找理由了。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可现在这张照片都传遍了,谁不知道杜见锋是同……咳,你跟他走得最近,小心湿了鞋。”

方孟韦只感觉全班同学的目光都像箭一样戳着自己后背,前排的还回头打量自己,脸上的鄙夷显而易见,毫不遮掩。

“不,不是…他们两个……”方孟韦语无伦次地想解释,却不知道从哪说起,“那是他同学,之前他们班同学聚会…余冠表哥,他……”

这要怎么解释?印象从来都是先入为主,余冠跟他表哥是一类人,绝对不会相信这是他表哥设计陷害杜见锋。那位同学已经搬家去南方,是否是同性恋也无从对证。更何况,就算他要辩解,也没人放在心上。

他们只会接受一个愿意接受的结论。

 

前位跟方孟韦的交情也不浅,回头低声劝他,“看你一点儿也不知道这事儿,指不定被杜见锋骗了多久呢。你赶紧跟他撇清关系,不然……我们都觉得那个娘炮看起来不干不净的。”

你跟杜见锋借东西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这句话如鲠在喉,方孟韦最终把它硬生生地和血咽了下去。他知道,一旦说出口,他就会被打上同性恋的标签,享受跟“娘炮”同等级的暴力。

方孟韦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这些“为他着想”的朋友,他竟然冷静下来,问孙成大,“杜见锋在哪?”

“可能在寝室吧。余冠好像说忍不了跟同性恋住一起,去寝室堵他了……”

 

 

尽管杜见锋处境窘迫,嘴角还带着淤青,但他依然是一群人中最挺拔的一个。

其他人的嘴脸恶心得方孟韦几欲呕吐。他们看到方孟韦跑过来,自动让出一条路,好与杜见锋对峙。

杜见锋双手插在口袋里,松松散散地靠着书柜,平静地等着他开口。

方孟韦一路跑来,呼吸还没平复,只张了张嘴,不知从哪里说起。

余冠先打断了这段诡异的沉默,“方孟韦,今天你就得当着兄弟的面儿,把这事儿说清楚。你到底跟他,是不是一类人?撇清了关系,咱还是朋友。撇不清,哥们都是正常人,就别怪我们了。”

在其他人耳朵里,这番话可是留足了后路给方孟韦。他们不知道杜见锋的底细,可他们知道方孟韦是方家小儿子。得罪不起便留好台阶,在余冠看来,没有人会选择与杜见锋站在一边。

但这对方孟韦来说却是十足的讽刺。

兄弟,方孟韦抿嘴冷笑,谁跟你是兄弟?从杜见锋那里得到好处的时候,他不也是你兄弟?

他只觉得胸腔要炸开了,咬牙开口道,

“平日里……”

“方孟韦。”

杜见锋打断他,几不可闻的摇了摇头。

余冠又开始嚷嚷,把所有肮脏的词汇都扣在杜见锋头上,拿出一副兄弟情深的派头,说什么不要威胁他朋友。

方孟韦在一片嘈杂中,脸上血色褪尽,手指控制不住地颤抖。他突然明白了杜见锋的那句“不用你为我出头”,也明白了早上第一次见面时杜见锋为何不做解释。所有人都想推倒危墙砸断杜见锋的脊背,而他只想把自己送到安全的地方。

杜见锋任余冠像跳梁小丑一般叫骂,在一片混乱中笔挺而立,向他无声地说了两个字。

推吧。

墙倒众人推,你也推吧。别让他们波及了你。

 

后几步赶到的孙成大扯了扯方孟韦的衣角,焦急地劝,“孟韦,快说呀!……余冠,你别误会孟韦,他也是今早才知道这件事……”

杜见锋依旧看着他,眼里甚至还带了一点点鼓励,和笑意。

初夏闷热的天气里,方孟韦只觉得有丝丝凉气顺着脚腕爬上后背。他与杜见锋只有几步远的距离,却怎么也走不到他身边。方孟韦听不到余冠吵嚷,一片死寂中只有自己耳边血液奔腾的轰鸣声。

推吧。

嘴唇开开合合几次,他听见自己说,“平日里……也是兄弟。”

“误会一场,余冠,留个后路吧。”

 

在场的人都松了口气,没人在意“误会一场”这四个字。杜见锋抿嘴笑了,把书包甩在肩上,与方孟韦擦肩而过,大步离开寝室。余冠几人苍蝇一般地庆祝着所谓的“胜利”,吵吵嚷嚷的气氛丝毫都没有影响到方孟韦。

孙成大担心的拍了拍他,问,“孟韦,你还好吧?”

 

我不好。

我一点都不好。

几分钟前我还在唾弃余冠面目可憎,几分钟后,我也变成了獐头鼠目之人。

方孟韦讷讷看向余冠以及起哄众人,飘飘摇摇的眼神让孙成大看了心慌。

 

 

 

 

那天晚上,方孟韦收到了杜见锋的短信。

“老子喜欢你,老子就是同性恋,他们也没误会我,是不是?老头儿本来就让我去军校的,就算转了学,他们几个不能拿老子怎样。你不一样,你还得考大学,别让他们几个耽误了你。”

“别内疚啊,这麻烦事儿是老子惹起来的,跟你狗屁关系都没有。”

 

室友都已经睡了,唯独杜见锋那张床空着。方孟韦不敢出声,把脑袋深深埋在被子里,眼泪无声地滴在发光的手机屏幕上。

 

危墙轰隆倒塌,不知道砸断了谁的脊背。



-tbc-



*其实按照我冷血的思路,方孟韦把自己撇清挺好的。一是这事起因与他无关,二是减少不必要的损失。然而毕竟局外人,两人既然都想保护对方,方孟韦没能保住杜见锋,内疚六年也不难理解吧。


*甜米说今晚有点事情不能来抢沙发,要我在文末加一句【沙发有人了,它属于费米】,我乖巧.jpg……

但我不!我要叛逆!我要搞事情!

抢不到甜米的沙发我总能抢到自己的!

握拳.jpg!

评论(77)
热度(229)

大队长

©大队长
Powered by LOFTER